试着产粮

这里杂食党 主堆凹凸#魔笛

推荐一个番——《风灵玉秀》
人设炒鸡可爱啊⌯˃̶᷄ ⁻̫ ˂̶᷄⌯

你的好友护妻狂魔已上线 (凹凸世界) 瑞金主线

“啊!这什么鬼游戏!”金趴倒在电脑前,抓起旁边的可乐猛的吸了一口。
自从被好友紫堂安利了一款新游戏,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凹凸世界是一款以实名制操控的竞赛类网游,玩家可以通过领取元力技能进行升级打怪,当然也可以选择屠杀玩家来提升自己的等级经验,不过被屠杀后是不能复活的,就等于被封号,所以这是个过于现实、变态的游戏。

金现在很沮丧,好吧,他承认现在他很辣鸡,但他是个新手嘛,用得着连只小小的魔兽也要欺负他么!虽然这个游戏很有挑战性是没错啦,不过每天抱着大佬不要发现我,不要弄死我的心态打怪(还要冒着被怪物ko的风险)还是很心累的。金有些惆怅:好想变强呢……
金打算到丛林附近转转,说不定运气好能碰到一些高级但比较蠢的魔兽。他哼着小曲儿路过一片空地,却被一阵疾风撞到树上。金摸摸头爬起来,看到空地中央站着几个人,心想“切,又是几个大佬之间的战斗,我还是溜吧,免得遭殃。”
金匆匆扫过参赛者的名字,中间那个一脸不爽的金毛叫嘉德罗斯,看到这名字金默默感叹了一下:哇!(๑°⌓°๑)大赛积分排名第一的参赛者耶!那么,他身后那两个参赛者一定是雷德和祖玛了,毕竟他们三太有名了。
现在金有些同情那个站在他们实力可怕三人组对立面的叫格瑞的银发小子。正准备走,金突然停住,“等等,那银发少年叫什么来着,格瑞?好像是积分排名第二的参赛者。诶!诶诶!格瑞?!那不是我的发小吗?!他怎么也玩凹凸啊!Σ(゜ロ゜;)电脑前的金把刚喝了一口的可乐给喷了出来。

事不宜迟,金拿起手机想拨打电话通讯录表顶置的那个人,却莫名有些胆怯。格瑞与他从小便认识,金觉得格瑞是他最好的朋友,是要用尽一生来守护的人,所以儿时就爱粘着格瑞。但格瑞性子一直冷淡,加上为人处事从来都是我行我素,所以只有金这一个朋友。金感觉格瑞有时会嫌弃自己,也不敢确定在格瑞心中自己算不算是朋友。而且近几年因为各种原因他们也很少联系了。

就在金纠结之际,手机突然震动,屏幕的来电显示是格瑞。金很激动:这是格瑞第一次主动打给我耶!要说点什么好呢?而且过了这么久没联系了,好紧张! 金接通电话,先开口道“格瑞,你最近可还好?我刚刚在凹凸世界上看到你了耶!你也玩啊!”电话另一边沉默了许久,传来格瑞低沉的一声“嗯。”金开心的说“太好了!格瑞你好6啊!带带我呗,以后就可以一起打游戏了!”格瑞答到“我明天来你家住一段时间。”
金感到自己开心到飞起❀.(*´▽`*)❀.连忙答应。

挂断电话后,金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天哪噜!这算是同居么?格瑞要来我家住耶!随即他看看表,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不知道明天格瑞什么时候来呢,赶紧休息吧,明天要拿最好的状态面对格瑞。很快,金进入了梦乡。

叮咚,叮咚…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把金吵醒。金看了看墙上的钟,刚好凌晨,有些不情愿的爬起身,抱怨道“谁啊?这么晚了。现在的快递小哥都这么勤奋吗?
金睡眼朦胧的打开门,一看是面无表情的格瑞,瞬间精神了。他拉过格瑞的小皮箱,欣喜的说“不是说明天吗?”格瑞指了指钟,淡淡道“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快坐,快坐!你也辛苦了,要吃点什么么?”金很热情。格瑞无奈:他们家其实就隔了几个地铁站,坐公交也可以到。着实谈不上辛苦,但他看金那么热情,配合道“我有些渴了,有什么喝的么?”金飞快的说“好多喝的!格瑞你要可乐、雪碧、纯甄酸奶、牛奶还是白开水?你如果想喝红茶或咖啡我帮你泡!”格瑞答到“不必麻烦了,我要牛奶。”
金拿了一盒牛奶放在格瑞面前“格瑞你随便喝!想喝多少喝多少,反正我的奶多的是!”
格瑞拿起牛奶盒的手有些抖,眼角抽搐“你的奶多的是?” 金点点头“对呀,有什么不对吗?”格瑞没有说话,金打了个哈欠“格瑞,我好困啊,先去睡啦!我帮你把你的箱子移进房间了,这几天你睡床,我睡沙发。”语毕,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格瑞一直看着金入睡,他忽然俯身,凑近金的脸。金均匀呼吸的热气喷在他的脸上,有些痒,他对准金的嘴唇轻柔的一吻,好像觉得还不够,随即加深了这个漫长的吻,直到拉出一条银丝才住了口。
格瑞抱起金,把他放在卧室的床上,轻声说了句“晚安,我的小天使~”

自格瑞与金同居后,格瑞教金了许多游戏技巧,金也可以很好的使用他的元力技能矢量箭头了,还精通于组成各种形态,成为格瑞强大的辅助和肉盾。

一天,金与凯莉在一起刷boss,金不甚被打伤,凯莉边吃着棒棒糖边调侃道“格瑞还有3秒抵达战场。”果不其然,格瑞突然出现,烈斩轻轻一挥,boss就给秒了。凯莉坏笑着打趣金“我说什么来着,你的好友护妻狂魔已上线。”


本来想写虐文,结果写的好欢脱……
感谢看文的小天使们!请多多支持哦(•͈˽•͈)

神社前的爱恋 大天狗ⅹ妖狐

妖狐很无奈,他已经在这座神社前待了半天了,落日的余晖照着他身上,仿佛给他镀了一层金。
回想起早上阿爸说带他去打怪就气,阿爸明明说好带他去做任务,结果看到几个漂亮的小姐姐,就抛下他走了,还说什么一定会回来接他。哼!怕是早就忘了自己,好气哦!
妖狐摇摇手中的折扇,叹了一口气“唉,这里好无聊啊,不就是个破旧的神社么?感觉不到一点儿生气,神社的主人也不知是谁,恐怕早已灰飞烟灭了吧。”

忽然传来一阵轻笑,四周却无其他人。妖狐紧张起来,再怎么说自己也是阿爸比较得意的式神啊,但是四周竟无妖气可言,到底是谁?
天空中开始散落一些黑色的羽毛,霎时间,黑羽乱舞。妖狐抬头望天,只见一个带着诡异面具的男人如天神般从天而降。男人有一对黑色的翅膀,轻巧的落在妖狐面前。妖狐惊呆了,刚想开口,突然发觉自己竟然说不出话来,脚也不听使唤,猛然下跪。妖狐感到自己的寒毛全都竖起来了,这个男人,好可怕!一开始把自身的妖气隐藏的全无,现在释放出来,犹如爆炸,方圆几里都覆盖着他的气息,强大的不由自主的让人下跪。
男人又轻笑了一声,道“你是晴明的式神吧,妖狐。”妖狐发觉自己好像又能说话了,艰难的开口“你…是谁?”男人缓缓摘下面具,露出俊美的容颜“吾乃大天狗。”
大,大天狗!妖狐听到猛然抬头,眼中充满震惊。那个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大妖怪竟然现在就在自己面前,而且还给自己看了真正的容貌。大天狗收敛了大部分妖气,妖狐终于行动自如了。他站起来向这位大妖怪鞠了一躬“原来是大天狗阁下,小生有眼无珠,竟不识阁下,请阁下别介意。”语毕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
大天狗并未回答他,也不动声色的往前一步。妖狐又退了一步,他又往前……就这样循环了好久,妖狐终于忍不住了,“若阁下没有什么事,小生就先行告退了,小生的主人还在等着小生呢。”妖狐表面上看似平静,内心却很崩溃“天哪,这位大神到底要看嘛!好吓人,赶紧走!”
妖狐还未走几步,就感到自己被定住了。大天狗走到他面前,挑起他的下巴“你好像很怕我?如果我没猜错,你主人现在在与某个漂亮的式神姐姐谈心吧。”妖狐不淡定了:我去!!!∑(゚Д゚ノ)ノ,开什么玩笑啊!他怎么知道的啊!而且我知道我长得很好看,有很多小姐姐喜欢我,阿爸每次带我出去就很容易吸引萌妹子什么的,但,但为什么也吸引男人啊!而且这个男人还长得这么好看!还很腹黑的感觉!
平时油嘴滑舌的妖狐一不小心结巴了“我,我才不怕你呢!”大天狗眼中充满戏谑“哦,是么。”说完又拉近了距离,他们几乎要碰上鼻尖了。妖狐很不争气的脸红了,心里却吐槽:你脸红个毛线啦!这个男人太危险了,长得比自己好看就算了,还光明正大的调戏自己。大天狗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化,忍不住笑起来,他放开妖狐“你明天还会来吗?”妖狐想拒绝,但可以听出大天狗语气中明显的期待。于是乎他答应了,答应完妖狐觉得自己真的是中邪了,竟然同意和这么危险的人待在一起,可他就是不忍拒绝大天狗眼中的那一丝期待,妖狐看到了他眼中闪过落寞,虽然很快,但他还是捕捉到了。

妖狐走后,身后黑色的羽毛伴随着狂风不停飞舞,大天狗望着远去的妖狐,眼神中流露出深情,喃喃道“你还是忘记我了……不过,忘记也好,我们可以重新开始…这次,我不会在放手了~”

end

又来洗澡么 (瑞金短篇)

经过一天的狩猎,金累坏了,格瑞还有事情要办,便把金托付给紫堂幻。
格瑞走时,金已睡的迷迷糊糊的,他默默地看了金一会儿,刚要起身,手臂就被拉住“格,格瑞……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你走了我去哪里找你啊……”格瑞愣了一下,看来自己来参加凹凸大赛却不辞而别对金的心灵影响很大啊…

格瑞在路上不禁回想起他和金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他8岁以前的童年都不堪回首,那些不好的回忆像铁烙在他的心里,直到他遇到了金。
那时他才8岁,因家族的原因四处流浪。当他到达
登格鲁星时,便决定居住下来。当他抵达15矿区,有些好心的居民告诉他:矿区里有一户人家女主人名叫秋,因平时工作很忙,没时间照顾6岁的弟弟金。他俩姐弟相依为命,如果格瑞愿意,他可以去照顾金或帮忙打打杂。格瑞同意了。

格瑞按照居民指的路顺利地找到了秋的住宅。他礼貌性的敲敲了门,一个金发蓝眼小孩欢脱地跑了出来,还未等格瑞开口,就抢先说“又来洗澡么?”格瑞呆住了:又,又来洗澡!?Σ(゜ロ゜;)
他满脸黑线的打量着这个蓝眼睛的小孩:这不会就是那个女主人的弟弟金吧!长得怎么这么可爱,虽然开起来有点蠢!于是乎格瑞先进行自我介绍“我叫格瑞。是来照顾你的。”
“啊!太好啦,以后有人陪我玩了,我叫金,我有个姐姐叫秋,她人可好了。我们交个朋友吧!”金抱住格瑞。格瑞内心有些触动,从小到大他都在杀戮中大,明白只有强者才不会被欺负,所以拼命成为一个强者,以至于让格瑞的同龄人都不敢接近他,认为他是怪物,更别说是有朋友了。他也明白朋友是无用的,大难临头各自飞,甚至会背叛你,所以也不稀罕交。但如今眼前这个金发少年竟然说要和自己做朋友,一向冷静的他有些招架不住。

格瑞推开抱着自己的金,默默无语。金却开心道“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太高兴了,本来我以为是雪莉阿姨又要来我们家洗澡,他们家浴室不能用。没想到我却有了一个朋友!”
从那以后,格瑞就发现金真是个爱黏人的小子。到哪都跟着自己,奇怪的是他并不讨厌金在旁边这种吵吵闹闹……

走在路上的少年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不禁莞尔一笑:他与金的相遇也许就是命中注定好了的吧。也许缘分始于那句“又来洗澡么?”也许始于凹凸大赛的重逢。也许……也许……
“金,虽然你又傻又容易相信别人,还有点路痴,但是,只要我一天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就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凹凸大赛是个残忍的地方,就算我拼劲了性命,也定要护你一生周全。”

谁是真正的傲娇 (瑞金向)多cp 短篇

“格瑞,格瑞!”一声尖叫响起。
“别吵,金。”格瑞冷淡的说。
“这,这有蟑螂啊啊啊!”金开始不淡定了。格瑞无视他,扛起烈斩从金身边走过。
“格瑞,你别走啊!等等我!”金哭丧着脸。一阵疾风忽然驶过,金赶忙追上格瑞。
等他们走远后,留在地上的是一只刚死的蟑螂。

雷狮海盗团今天准备在魔兽山脉狩猎。一路上帕洛斯都在打趣(调戏)佩利,然而佩利一心只想着打架,对于帕洛斯的骚扰非常配合。卡米尔无奈地看看那两人,对雷狮开口道:“大哥,你不是一直想和那个格瑞切磋一下吗?,说不定他今天也会来魔兽山脉。”
“说的不错,卡米尔。我与那家伙交过一次手,真真是强地可怕。不过,这种人才配当对手。”雷狮兴奋道。
“对了,卡米尔,你最好还是不要单独行动。”雷狮提醒道。“若是遇上格瑞那个怪物就完了。”

不一会儿,山谷间传来一阵巨响。
“呵,不愧是所见皆可斩!”雷狮在一片白烟中稳住自己。格瑞则握住烈斩冷哼一声。
卡米尔随之赶到“大哥,你没事吧?”
金也跑了过来,指着雷狮“你怎么可以欺负格瑞!”又转向格瑞“格瑞,你放心!我帮你打他,”
就在他俩准备出手时,
“金,站到我后面去!”
“卡米尔,站到我后面去!”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紧接着的是一场激烈的斗争。

卡米尔看着为格瑞加油的金,说到“别看了,那是强者的战争。你不如和我打吧。”语毕,还未等金反应过来便先出技能。
“无定之躯”
猛地刮起一阵狂风,卡米尔只见雷狮挡在自己前面,而金却在格瑞的怀里。沉默许久后,雷狮开口道“是你赢了。”格瑞抱着一脸茫然的金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山谷。

一撮不起眼的草丛里冒出一红一蓝一对呆毛。
“妈呀,终于走了,吓死姐姐我了!”红毛说。
“还不是因为老姐你说什么要来魔兽山脉看帅哥,要不然我们会怎么倒霉么?”蓝毛答到。
“怪我咯!不过埃米,那个格瑞真的好帅啊!雷狮也不错!你没看出来么?他俩都是傲娇耶!”目睹了全过程的艾比兴奋道。
当时情况其实是:在雷狮和格瑞开打之前。雷狮调侃道“那个金毛小子是你的跟班么?格瑞!还挺忠心的嘛!如果我……”
“别动他!如果他掉了一根头发,你那个兄弟……”格瑞威胁道。
“哼!别拿卡米尔牵制我!他怎么样关我什么事!倒是你,竟然会为了一个弱者发怒,哈哈哈,有意思!
我们打个赌吧!就算我不杀那小子,卡米尔一定也会,你如果能救下他,并且伤到了卡米尔,我以后再也不找那小子的麻烦,我雷狮说到做到,绝无戏言。”
格瑞冷冷的说“哦,是吗。你不在乎你那个弟弟,那我就无须讲理了。”
事实证明,格瑞的猜测是对的。
在他举起烈斩挥向卡米尔的那一刻,雷狮挡在了卡米尔前面。格瑞也就顺利救下了差点儿被伤着的金。

艾比边回想边满脑子的粉红泡泡。“gay里gay气的!这么傲娇的吗?(≖‿≖)✧”
埃米无语扶额。

卡米尔扶着雷狮有些心疼“其实大哥你不用帮我挡的,那可是烈斩啊!”
“没事,区区小伤,不足挂齿。”雷狮道。
“大哥,从你们打架开始之前,有两名参赛者一直在围观,需要解决吗?”卡米尔问到。
“不用了,快走吧。”雷狮走在了前面。
卡米尔有些纳闷,大哥怎么被打了好像还很开心!?

金被格瑞抱着觉得有些别扭“格瑞,你放我下来吧。刚才谢谢你哦,我傻傻的,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格瑞看了金老一会儿,放下他,忽然宠溺地一笑“你是傻。”